顾了

朝三暮四不长久
蒸发中

【N福/bl】潜伏期-13

      N的一个任务结束了。

      N的另一个任务开始了。      

      所以N要坐飞机去往下一个目的地。

      所以福喵被关在航空箱里思考喵生。

      “喵的。”看准了附近没人,只有一只摇头晃尾的二哈后,福喵郁闷地开口。

      前阵子N跑前跑后领它去看兽医做检疫取证件买航空箱的时候,它怎么就没料到这一天呢?

      被N投喂得油光水滑的福喵对此表示痛心疾首。

      而一旁的二哈顶着标准的哈士奇式懵逼脸瞅着它。

      五秒后……

      “诶诶诶你会说我主人话!我主人中国的你也是?你主人哪国的?也是中国人吗?男的女的?男的?女的?男的女的到底?诶你搭理一下我嘛!你是那什么,中华——园子猫?院子猫?圆猫?哎呀总之是不是那种猫吧!是吗?不是吗?混血的?哇你毛看起来好棒!你主人一定喂你喂得很好吧?我主人只给我吃最便宜的狗粮……”

      福喵拼命把自己耳朵捂住。

      不是它讨厌狗,可它是真的不想跟这只尾巴染成粉色、脖子上带着粉花环、少女心爆棚的好奇……公狗聊天。

      好像读懂了福喵的内心,那只哈士奇带点忧伤地说:“我知道你为什么不理我,别的狗也这样。我阿奇今年都六岁了,还没有摸过哪只母狗的爪……”

      看着它哭唧唧的小样,福喵有些过意不去,试探性地问道:“你这身打扮……你主人弄的?”

      哈士奇阿奇含泪点头。它扭头看看自己的粉尾巴,声音颤抖地说:“只要是我主人喜欢的,我阿奇也都……喜欢!这是主人独特的爱的表现!我……我……我没有任何意见……”

      看它那样子都快哭了。

      福喵简直要被它感动了。

      要是N给它打扮成这样,它肯定会谋杀亲夫。

      等下,这假设不成立,N不可能让它穿得一身粉的……

      它让N穿得一身粉还差不多,嗯。

      嘿嘿嘿。半夜可以试试。

      和阿奇聊了会儿,福喵尝试呼叫华喵,然后被华喵的惊恐嚎叫刷了屏。

      『福喵你等等等等下!』

      『我我我现在有事!』

      『我在和王王王王王王老橘决一死死死战!』

      『喵嗷!喵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呜呜!次奥疼疼疼啊我错了放过我啊啊啊喵嗷!』

      “…………”

      它还是睡觉吧……睡醒了就能看到N了嘿!

     


【N福/bl】潜伏期-12

      系统提示:您的特别关注[液体福喵]已上线!

————————————————————

      在遇见福喵之前,N一直都是和猛兽or花花草草为伴,唯一算是饲养过的宠物也就只有陪伴了他短短几天的狗Lisa。

      所以对猫的了解度几乎为零的N常常会被福喵的一些“意外之举”惊到。

      比如……某天福喵在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

      走在它前面的N听到一声闷响后回头,刚想笑着扶它起来,就见福喵带着倔强的小眼神,如同一滩黑色机油一样缓缓“流”了下去。

      (福喵:你别笑!我才没有滑倒!我只是想尝试一种新的下楼梯方法!笑你个猫蛋蛋!)

      N小心翼翼地下了楼,小心翼翼地蹲下,小心翼翼地戳了戳福喵的脊骨,然后一脸震惊地望着它。

      福喵:“…………”

      它感觉N大概把它当成了什么脑部不可逆性受损大动脉破裂仍生龙活虎之类的超自然·生物。

      在N抱着怀疑的态度在它身上来来回回摸了n+1次后,福喵忍不住炸毛从他手下跳开。

      摸个毛的摸,再摸我要告你猥亵了!

      N双眼放光,脸上满满的都是好奇。宛如一个发现新奇玩具的五岁智障儿童,福喵想。

      是谁跟它说过不要好奇的啊!

      现在蹲在这里一副好奇宝宝蠢蠢欲动样子的又是谁啊!

      你瞅啥啊!

      你瞅个猫的瞅啊!

      福喵在心里怒吼着。

      在N炯炯目光的逼视下,福喵十分可耻的硬了……哦不软了。

      它扭头就跑。

      再不跑它感觉N就要拿它做活体实验了啊啊啊!


【N福/bl】潜伏期-11

      N最近有了烦心事。

      它养的猫好像很反对他抽烟。

      每次他在房间抽烟,它都会从一边突然窜出来,然后一爪子拍掉他嘴里叼着的烟。而且好几次他早上醒来,发现口袋里的烟盒都神秘消失了,它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朝着自己叫。

      于是N改变了策略,他在外出任务时抽烟,等烟味散了才回去。可猫的嗅觉岂是他能轻易蒙骗的,福喵都不用凑近就知道他又偷偷抽烟了。

      对于N不听话抽烟,福喵自有一套惩罚措施。它晚上在N睡觉前蹲在床上,任N谈判劝说威胁都巍然不动,直至N打算将它强制带离,才不紧不慢地钻进另一半被窝里。

      对于N的痛苦,福喵表示面无表情。它一定要把他的烟给戒了!

      然而……还没等它有所动作,福喵就病倒了。

      连续两个多星期,福喵一直在咳嗽、打喷嚏、流泪,而且不怎么吃东西,体重下降了不少,毛也变得又干又涩。

      N当机立断抱着它去看了兽医。

      尽管N的英语很好,但在一大串专业词汇面前,他还是默默掏出了手机,边听边查。

      在确诊福喵患上了猫鼻支后,医生把药交给他,叮嘱他按时喂药,并提出了许多建议。得知N抽烟后,医生语重心长地劝他戒烟。

      “猫的嗅觉是很敏感的,大多数猫都讨厌烟味,而且那会对猫的呼吸系统造成一定的损伤,并会降低它们的免疫力……”

      N听后抱歉地看了一眼福喵,它无精打采地趴着,看起来病殃殃的。

      N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他发誓,以后除了任务需要,他不会再抽烟了。


【N福/bl】潜伏期-10

      众所周知,猫……是有发情期的。

    (= ̄ω ̄=)

      所以当某晚福喵在N的被窝里惊醒的时候,它只好带着满满的郁闷和不甘溜进了卫生间。

      解决完生理问题,福喵犹豫再三还是回到了之前N给它准备的简易猫窝里。简直就像隔离传染病人,福喵自嘲地想着,把N的空背包权当被子盖在身上。

      还好没把N弄醒……这段时间只能这么将就着睡了。

      福喵想着,把身子缩成一团抵御寒冷。

      第二天早上,N醒来发现福喵不在身边。难得它起的比自己早,他意外地想着。

      而福喵也是无奈的很。它本来处在发情期就睡不踏实,这一大清早又有流浪母猫在门口徘徊,它实在是难以入眠。

      当N要带它出门时,福喵想到外面那一群欲求不满的发情母猫就发怵,不肯出去。N只好留它在家。

      N一离开,福喵便变成人形跑到N床上做起了不可描述的事。

      人形的他哀怨地咬着被角。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睡到N啊……

      突然手机进来消息,他打开一看,是华生发来的。


      华生:福喵福喵,好久不见喵~你的潜伏工作进展如何啊?

      福尔摩斯:一切顺利,我现在和他睡一张床www

      华生:喵喵喵喵喵~~可你最近应该到发情期了吧?(>^ω^<)

      福尔摩斯:……闭嘴。

      华生:福喵你好暴躁!被N传染了嘛!

      福尔摩斯:我说……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这该死的发情期结束?!

      华生:……有。

      福尔摩斯:快说什么?

      华生:像吾辈一样,做绝育……T^T

      福尔摩斯:走你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华生:要不,你和N嘿嘿嘿也行喵~

      福尔摩斯:我倒是想啊……

      华生:啧啧,同情你。

      福尔摩斯:……我更同情你那失去的蛋蛋。

      华生:福喵你学坏了!不要提吾辈的痛处啊!


      所以当天晚上福喵就上床去找N嘿嘿嘿……

      个鬼。

      所以福喵十分悲惨地过了一个星期。

      这段时间它必须先上床和N睡,等N睡着再偷摸溜去厕所来一发,最后躺到冰凉的猫窝里睡觉,还是标准的晚睡早起。

      所以等到发情期结束,福喵高兴得都快把旅馆房间拆了。

      屏幕那边的华生窃笑。

      猫的发情期,是一月一次哦。

      :D


【N福/bl】潜伏期-9

      最近也许是糖分摄入太多了,写得有点甜……可能ooc,见谅……

————————————————————

      N发现自己捡来的猫真的很不一般。

      一天他外出接触目标人物回来,走到旅馆后面的一条街时,看见一条黑影在前面房顶上飞窜。他停住脚步,无比欣赏地观察着那黑影灵活的跳跃和矫健的身姿。当它利用楼房外围一切凸起物向上攀爬时,N甚至情不自禁地发出了赞叹声。

      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那黑影从一扇打开的窗中,翻进了……好像是自己的房间。

      “…………”

      原地不动呆滞了三秒后,N加快脚步赶回旅馆。一打开门,他就闻到了一股极其浓郁的腥味。他将怀疑的眼神投向了福喵。

      企图销赃未遂的福喵默默地把头扭向一边。

      敲!他今天怎么回来这么快!

      N站它跟前,冷着脸说:“交出来。”

      福喵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钻到沙发下面,把鱼叼了出来放在他脚下。

      N皱眉:“哪来的?”

      福喵默不作声。

      “偷的?”N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福喵立马摇头。它发誓它是一只好猫!

      “那,别人送的?”看见福喵点头,N暗暗地松了口气。

      福喵眼巴巴地瞅着那条被它啃了一半的鱼,咽了口口水,那副可怜相逗得N忍不住微笑。他把鱼推过去:“行了,你接着吃吧。”福喵以闪电般的速度扑了上去,大快朵颐。

      N死命地憋着笑。

      它的样子让他想到了狗护食……

      福喵吃完鱼满意地舔了舔嘴边的毛。

      累了一天的N索性坐在它旁边,一边给它顺毛一边说道:“看不出来,你这家伙还挺讨喜的。”

      福喵懒懒地打了个滚,一蹭一蹭地趴到他腿上。

      废话,本猫爷都快成整个区的区宠了,也就小绿领你一直不识货,呸,是不识猫。

      N想起前几次带着它出去,周围的人都冲他们友好地笑着,肩上的猫也朝他们频频叫唤。只有他一个人在那里应付般地强作笑颜,感觉既温馨又不自在。

      他真是……格格不入啊。

      感觉到N的心不在焉,福喵抬头叫了一声。

      “Holmes……你跟我在一起,真的会高兴吗?”N突然来了一句,听得福喵一愣。

      “我可能真的不是什么好主人,没那么多时间陪你玩,不会逗你开心,连鱼都不知道给你买。”N刻意避开它的眼睛,“而且和我在一起,你会很危险。也许,也许你真的应该换个主人吧。”

      福喵半天没出声,N也一直沉默着。

      过了很久,福喵从他腿上下来,对着他的鞋,怒嚎着狠狠地给了一爪子。

      这TM什么鬼想法,在一起睡都睡过了还换什么换!你比别人差哪儿啊!你趁早给我打消这个念头!

      福喵愤愤不平地在地上绕了几圈,然后越想越气,回过头来又在N脸上咬了一口。

      N摸摸伤口,咬的不深,出几滴血马上就结痂那种。他叹口气,把那只还在跟自己置气的炸毛猫捞到怀里:“行了行了,别气了,我不会这么干的。”

      福喵跳到他肩膀上,然后蜷起身子,整只猫都贴在他脖子上,不满地用尾巴去打他的脸。

      “谢谢你,Holmes,愿意陪着我。”N揉着它的肚子轻声说道。

      福喵小声咕噜着。

      闭嘴,傻子一个。

【N福/bl】潜伏期-8

      本章包含番外曼谷暴雨彩蛋(会折纸老鼠的N)。

————————————————————

      “咪呜咪呜喵呜呜~”福喵甩着尾巴在N脚边转圈圈。

      嘿嘿小绿领,今天不把你烦到陪我玩,我福喵誓不罢休!

      “…………”捧着手机盯着看了半天实际上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的N冷着脸,拎着福喵的脖子把它丢到了沙发上,自己转身进屋。

      “喵!”福喵急忙冲过去,还是没能赶在N关门前跟进去。

      N你个坏蛋!居然敢丢下我!你吃我一记声波攻击!

      福喵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把音调拉得长长的:“喵———嗷———”

      见里面没动静,福喵得寸进尺地用爪子挠起了门,“唰啦唰啦”的声音刺耳至极。

      N在房里忍无可忍地冲着门踢了一脚,福喵惊叫一声,拱起后背跳到一边。可不到五分钟,换上一副可怜声调的福喵又趴在了门口。

      N开始后悔把这只猫捡回来了。他认命地叹了口气,在网上搜索起“如何转移猫的注意力”来。在翻阅了几个帖子后,N想出了一个办法。

      趴在门口的福喵侧耳谛听。脚步声、翻找声、纸张的摩擦声……N这是要干嘛?

      三分钟后。

      N打开门,把手上的东西放在福喵面前,然后蹲下观察福喵的反应。

      福喵瞪大了眼睛。

      靠!不带这么糊弄猫的!一只纸老鼠就想把它打发掉!这简直是在侮辱它的智商!

      福喵愤愤地想要一爪子下去把这纸老鼠拍成个纸老鼠饼,但迎着N期盼的目光,福喵感觉自己有点下不去爪。

      它嫌弃地瞥了一眼那纸老鼠,然后把它叼进了自己窝里。

      嘛,好歹也是N用心折的,它还是勉为其难地收下好了。福喵想着。

      然后它就见N惊喜地站起身来,回房里取来了一胖一瘦两只纸老鼠。

      福喵:“…………”

      喵了个咪的!它刚刚就该把纸老鼠糊他脸上!

      福喵面无表情地看着N把那两只纸老鼠放进自己窝里。

      啧,要不是看在N的面子上,它早把它们撕成碎条了。

      N又把猫窝里散落的毛发收拾了一下,顺便揉了揉福喵的头:“我要去忙了,Holmes你自己好好玩,不够我再给你折。”

      福喵用下巴蹭着N的手指,别别扭扭地想着,“看在你忙的份上,明天再骚扰你好了。”


【N福/bl】潜伏期-7

      手机又被没收了……平板符号少,将就着用吧。

————————————————————

      『我刚看了你的报告,你昨晚怎么没睡好?』

      『噢,昨晚Holmes不老实了,非要我抱着它睡觉。』N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不习惯抱着什么东西入睡——尤其还是个活的。』

      福喵有点心虚地摸摸胡子。

      『呃,多来几次就习惯了嘛。』

      『但愿吧。』

      『哦,对了,我还没看过它的照片呢。它长什么样,帅吗?』

      『怎么看一只猫帅不帅?』

      『啊……这个……你还是发照片给我吧。』

      『抱歉,我从没给它拍照过,我不是太喜欢拍照。而且它现在没在我旁边,它经常一闪身就不见了。毕竟当过流浪猫,它还是很活泼好动的。它会留在我身边,真是个奇迹。』

      『别这么说啦……其实你很好的。』

      『嗯。等它回来我再拍照发给你。』

      『嘿嘿,好啊,你给我拍一张它趴在你头上的照片发过来。』

      『…………』N的脸沉了下来,『免谈。』

      『喂喂!别呀!』

      『那很有意思吗?』

      『当然!那就像……』福喵灵光一闪,『就像一个浑身刺青的社会大哥抱着一个粉红芭比娃娃一样的有意思!』

      『我……说什么好呢。我都不知该怎么说了。』

      『考虑一下嘛!我甚至可以付钱的!』

      『任务去了!』

      『诶诶诶……』

【N福/bl】潜伏期-6

      深夜。

      福喵正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它要去爬N的床。

      福喵收好爪子,谨慎小心地前进着。它收紧身体从门缝中挤过,以免发出声响。然后,它来到N的床边,轻手轻脚地沿着床柱往上爬。它小心翼翼地落了一只爪上床——N没有反应。它屏住呼吸,又落了一只爪。就在它将重心转移到床上的那一瞬,N猛地睁开眼,刚好与它四目相对。

      福喵一个激灵就从床沿掉了下去。

      N也被吓了一跳——梦中惊醒发现一只黑糊糊的生物站在自己床上用两只绿莹莹的眼睛盯着他看,他没一拳打过去就不错了。

      N犹豫一下,小心翼翼地探过头去:“……Holmes?没事吧?”

      福喵瘫在地上,表示十分的不想和他说话。

      N下床把灯打开,然后捧它上床:“怎么样,伤到哪里了吗?脊椎还是后脑?你动一下让我看看。”

      看着N自责又焦急的样子,福喵忍不住了,翻身起来舔了舔他的手。

      N终于放下了心。

      “你这家伙,动作够轻的,连我都没发现。”N挠挠它耳朵,“半夜不睡跑我床上做什么?”

      福喵眼睛一转,迅速钻进被窝,裹着N的被子瑟瑟发抖。

      “……冷了?”N愣了下,“也对,这几天降温了。那你就睡这儿吧。别再乱跑了,也不准乱动。”

      福喵眼睛闪闪发亮。

      打死它也不会承认刚刚它的脑海里出现了“侍寝”两个字。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嘿嘿嘿。

      话说回来,N的被窝就是暖和啊……所以,这算不算,N给它暖了一次床?

      嘿嘿嘿嘿嘿嘿嘿……

      “怎么了?”发现被窝里那一团一直在抖,N担忧地问道。

      要不给它拿个热水袋过来?

      N还没想好,福喵突然噌地一下从被窝里钻出个小脑袋。N扑哧一声乐了,挠挠它下巴:“懒猫一只。”

      福喵没理他。

      麻蛋既然做咸鱼这么舒服那它还要什么理想。

      关完灯,N在床的另一边躺下,忍不住皱了皱眉:“这夜里是挺凉的。”

      福喵心里有那么一丢丢的歉意。

      所以N这是睡了两次冷被窝吗……

      它迟疑着碰了碰N的脸。

      “怎么了,Holmes?”N很快地睁眼。

      福喵从他身上越过去,站在床沿,把他往暖和的那一边拱。

      “嗯?你不喜欢这么睡吗?”N翻身瞅着它。福喵小声咕噜着,把他往前推。

      N无奈地躺到那边,伸手一揽把它抱到胸前:“你呀,这样行了吧?”

      福喵无比幸福地埋胸。

      这简直太行了。

【N福/bl】潜伏期-5

      恭喜N获得【新晋模范铲屎官】称号!


~~~~~~~~~~~~~~~~~~~


      N朝浴室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什么,扭过头来:“顺带把你也洗一下好了。”

      正和毛团玩得不亦乐乎的福喵:“——喵?!”

      不不不这发展有点快我觉得我们还不急着这么早就走到坦诚相见这一步我心里很方的啊!还有什么叫把我洗一下,把我当什么了,抹布吗?

      福喵大声地抗议着,胡乱挥舞爪子防御。

      不你别过来!我挠你了!我真挠你了!不是你别逼我动手!

      “…………”N看着地上摆出乌龟一样四爪朝天姿式的福喵,有些无言以对。

      喵呀哈哈哈!我看你能奈我何?福喵心里美滋滋地想着。

      然后N默默弯下腰,伸手,抓住福喵的尾巴就往浴室拖。

      “喵?!!!”卧槽这tm不按套路出牌!

      福喵急忙翻了个身,爪子死死抠住地板,闭上眼睛慌乱地喵喵叫着。

      No!放过我啊喵!我不要洗澡!

      一只果断的手摸上了它的后颈,掐住。

      福喵心头一凉。

      完球,死定了。

      N把僵硬如石膏像的福喵拎进了浴室,放温水把它泡到盆里。趁N松开手一秒复活的福喵还没等掀起半点水花就又被N压制住了。

      喵了个咪的!小绿领,你给本猫爷等着!半夜我要变成人形给你画花脸!然后拍照上传送你上热搜!

      对威胁浑然不知的N按着从手机上看来的洗猫教程开始了手上的动作。

      “嗷!!!”卧槽你个混蛋下手敢不敢轻一点!要谋杀啊你!

      被拍了一爪子的N十分自觉地减轻了手上的力道。

      诶……对对对,就这样……啊,爽……猫生无憾了……

      福喵享受地眯上了眼睛。

      过了会儿,N从自己的沐浴露里挤了点出来,抹到福喵身上接着揉搓。

      别说,N这手法还不错,就是力道还是大了点,不过也挺舒服的……品味还行嘛这家伙,这沐浴露蛮清爽的,就是不起泡泡……洗泡泡浴的N嘿嘿嘿……被N揉搓了半天的福喵懒洋洋地想道。

      N沾着沐浴露的手逐渐下移。

      下移。

      接着下移。

      到达了绝对领域。

      福喵整个猫都炸了。

      “——喵嗷!!!”福喵拱起身子,触电一般地跳了出来。

      被溅一身水的N莫名其妙地瞅着它。

      他刚刚碰到什么地方了吗?

      N仔细回想了一下。

      刚才手上的触感……那是……

      ——!!!

      “……啊。”N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反应过来又迅速把手拿开,起身拿着花洒匆匆忙忙地给福喵冲干净。福喵在地上乱转了两圈,然后不等吹干就一头冲了出去。

      ……它现在非常需要独自冷静一下……

      

【N福/bl】潜伏期-4

      N打字回复:『嗯……是这样,我最近捡了只猫。』

      捡……福喵嘴角抽了一下。好吧这也没错,它就原谅他一把……

      『猫?然后呢?』

      『今天我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让它生气了,到现在还不理我。』

      『你都做了什么?』

      『我……』N想了想,『我看它睡着,就打算自己去买饭,结果把它弄醒了,跑出来要跟着我。后来我又把它抱起来,摸了几下它的毛。再没什么了。』

      『摸毛?你怎么摸的?』

      『就是上下摸啊,有什么问题吗?』

      『……你不知道有一种禁忌,叫做倒着撸猫毛吗?』

      『嗯?不可以吗?』

      『……说真的,它没挠死你就不错了。猫最讨厌被倒着撸毛的。』

      『原来这样啊。你有养猫吗?』

      『没有,不过我对猫很了解。』

      『呵呵,那我恐怕要请你做我的养猫顾问了。』

      『行啊!500元一小时!现金支付!』

      『…………』

      『好啦,逗你玩的。你这家伙怎么养起猫来了?』

      『啊,路上碰到的,看它自己孤零零的,没人养活就带回来了。』

      『这样……我也是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没人养活,你要不要也把我带回去养?』

      『……别开玩笑。我去看猫了。』

      『喂喂喂,考虑一下嘛。』

      『再见!』

      福喵翻了个白眼。N这家伙真是经不起调戏,要不是它自己主动潜伏到N身边,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刷满好感度条。

      不过……慢慢来也好,它不着急。福喵舔了舔嘴角。

      至于下一步嘛……它一定要让N给它买罐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