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了

朝三暮四不长久
蒸发中

《这个杀手不太冷》
来自快点阅读,作品名流言侦探/N福/bl

在别人那里看到的沙雕空白图2333
发泄没有情人节彩蛋的哀怨…………

【N福/bl】盘了那个N

      流言:N,我想盘你。

      N:盘我?什么意思?

      流言:呃。

      流言:就是……饱含愤怒与爱意的反复抚摸蹂躏揉搓。

      N:听上去有点奇怪,我拒绝。

      流言:就是把你从干干巴巴麻麻赖赖变得光滑圆润起来!

      N:……我想象不到,抱歉。

      N:是像泰式按摩一样吗?

      流言:不是。

      N:那要用到什么油吗?精油一类的?

      流言:啊,这应该用的是一种动物油……

      N:动物油?

      流言:咳,要用到人体自身分泌的油脂。

      N:你的意思是……用人脸上出的那种油……涂抹全身?

      流言:好像对的……

      N:你还是等我吃完午饭再继续这个话题吧,我现在有点生理厌恶。

      流言:不对不对!我被你带跑偏了啊!盘人的精髓不在于此!

      N:那是什么?

      流言:是充满爱~意的抚摸啊~~

      N:……你是故意的吧?

      流言:嗯?故意什么?

      N:故意在我要吃饭的时候来恶心我。

      流言:什么!我哪有!

      N:你以后不要给我发那个……波浪号!

      流言:那这个♥?

      N:不行!

      N:我先吃饭了!

      流言:快吃!不对,细嚼慢咽啊!吃完快回来!

      ……………………

      ……………………

      N:好了,我吃完了。

      N:还有,我刚刚想了一下,好像明白你的意思了。

      流言:咦真的?你居然开窍了!不枉我煞费苦心循循善诱你啊!孺子可教也!老夫这辈子值了!

      N:你就是想把我变成一个圆脑袋没胡子的光头对吧?

      流言:对对对……

      流言:啥?!!!!

      N:你不是说要光滑圆润吗?

      流言:……好像……

      流言:我我我……我开玩笑的……我没想到后果会这么……惨不忍睹……

      N:呵呵。

      N:我想盘你。

      流言:你的学习能力不要用在这上面啊喂!


【N福/bl】末日生存

      丧尸。

      汹涌的丧尸。

      汹涌的丧尸狂潮。

      N紧绷着脸,不断向枪里推着子弹。他很可惜,没能带走那挺重机枪。他现在只好拿着一把冲锋枪,边打边退。

      尽管他尽自己所能带走了最多的子弹,可在丧尸大军面前,子弹的消耗速度还是让他心底一凉。

      流言十分钟前和他分开去找食物和弹药了。临走时他冲着N甩了甩腕上的通讯器:“到时联系!”

      N低头瞅了眼通讯器,仍旧没有流言的消息。但屏幕上的绿灯给了他一点安慰。至少流言还是安全的,没有发生变异。

      他退进一条墙上用绿色油彩涂着“K3”的笔直胡同。变异后的丧尸速度减慢,但嗅觉发达。而且有些丧尸仍保留有正常人的智力,常常躲在一旁偷袭。在这种情况下,视野里的盲区应越少越好。

      一大群丧尸追来,N看着它们一窝蜂地挤在胡同口,谁也不让谁,好像装满了一瓶子的蚂蚁,痛苦焦急地攒动着。他扯扯嘴角,从身上解下一串手雷投过去。

      伴随着巨大的响声,丧尸群里被撕出几个圆形的缺口。丧尸少了,拥挤程度减小,几只瘦小的丧尸闪出尸群,还没跑出几步就被N射杀。

      身后传来丧尸的嘶吼,N一惊,猛然回头,几只大型丧尸堵住他的退路。这种丧尸皮糙肉厚,十分抗打,流言曾经开玩笑说它们是标准的厚血BOSS。在迅速做出选择后,N蹲下身,在“K3”下面几块活动的红砖后面摸出一把步枪和一盒子弹。那是流言藏起来的。尽管丧尸不会用枪,但幸存者们经常抢夺彼此的武器弹药。在活着面前,伦理道德连个笑话都算不上。

      N先把东西扔上去,再爬上那道矮墙。他有些庆幸这胡同够长,刚刚那丧尸差一点就抓到了他的靴子。如果不是为了弹药,他一般不会选择这样两头开的胡同,有时候死胡同反而更安全一些,因为丧尸不会爬墙。幸存者们经常拿这个开玩笑,没人理解为什么它们不会爬墙,连叠人山都不会,只知道挤在墙边怒吼。

      他小心翼翼地踩了几步,然后跳到了旁边的房顶上。这下安全多了。他小松了口气,从衣兜里掏出一块压缩饼干放进嘴里,慢慢咀嚼。

      其实幸存者完全可以一直在房顶上相安无事地生活,如果食物也能在房顶上无限供应的话。为了活着,就要进食;为了进食,就要下到地面去寻找有限的食物,就必须和丧尸搏斗、和其他幸存者抢夺。

      ……可那些地面上的食物又是哪里来的呢?为什么经过了变异浩劫后的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变质?

      N的脑海中刚刚模模糊糊地浮现出这个问题,手腕上的通讯器突然一声尖鸣。

      N的心狠狠一跳。

      流言出事了。

      他死死盯住通讯器,上面的绿灯忽闪忽灭,最后在刺耳的嘟嘟声中变成了红色。

      N疲倦地倒在房顶上。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做了,脑中空白一片,身体下意识地紧缩。

      过了很久,N在余光里感受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他把目光聚焦在那个人上面。熟悉的打扮和面容,陌生的步伐举止。他知道是谁了。虽然丧尸不会爬墙,但如果是流言变成的丧尸,做出什么他都不奇怪。

      他用胳膊撑着地面站起来,握枪的手垂下。他看着流言的目光有着难解的意味。

      流言的喉咙里发出含混的吼叫。

      N慢慢后退着,举起了枪,枪口对准了流言的心脏。

      流言仍在吼叫。

      N咬咬牙,转身跳向另一个房顶,接着狂奔,试图把流言甩在身后。对于流言……他还是下不去手。

      跑出几条街的距离,N喘着气迅速扭头瞅向身后——一个黑影袭来,从后面把他结结实实地拥进了怀里。手里的枪被夺下扔掉,N感觉他温热的鼻息喷在自己脖颈左侧,带着致命的痒。

      N试图迅速蹲下摆脱纠缠,却惊异地发现流言的速度比他更快。流言张嘴低声地吼叫着,把牙抵在N的皮肤上。下面就是大动脉了,N想着,放弃了无用的抵抗,闭上眼睛。

      他沉默了很久,疑惑地睁开眼。

      …………什么情况?

      流言用力地咬住他的脖子,在破皮出血前松开,似乎很满意地望着深深的牙印,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抬头看看,又舔了几下,再换个地方接着咬。

      ……丧尸不应该是这样的吧?他是发生了新的突变吗?

      被流言压在地上又舔又咬的N满脸问号地想着。为什么他感觉身上的流言变得好像一只黏人的狗?

      不管怎样,N还是对于目前的画面表示不能接受。他用力从流言放松的束缚中挣脱出来,面带嫌弃地用衣服蹭了蹭湿哒哒的脖子,瞥了眼地面确定没有丧尸威胁后来了个完美着陆。

      从胡同口转进来一只小丧尸。N不知为何从它麻木的脸上看出了惊喜的表情。

      他习惯性地握了下手。

      ……他这才想起来刚才被流言给缴械了。

      看着小丧尸满心欢喜地冲过来,N掏出一个手雷盘算着爆炸半径及逃生概率。

      他再抬起头,那只小丧尸已经变成了一堆碎尸块。流言恼怒的咆哮着,掀开下水道的井盖把它们踢下去。

      N内心复杂地望着他。

      毫无疑问,他显然对自己没有任何敌意,还出手保护了自己。

      跟丧尸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交道,他对于流言这只非主流的丧尸感到无比的茫然。这真的刷新了N对于丧尸的全部认知……不,他现在甚至不清楚能不能把流言称作丧尸。他在流言身上看到更多的是人性。

      流言处理完了那只不长眼的可怜丧尸,把井盖挪回去,厌恶地把沾满丧尸血肉的双手在墙上蹭了几把,又转悠着找来一块还算干净的破布片把身上擦拭干净。

      ……这家伙什么时候洁癖这么严重了?

      擦拭完的流言随手把破布扔到一边,注意到N的目光,犹豫一下又捡回来扔进了垃圾箱。N听到自己笑了一声。

      他走上前去,看着流言摆明了局促不安的样子,想了想试探着问道:“流言?”

      流言“呜——”了一声。

      “你还认得我?”

      “呜——”

      “你想跟着我?”

      “呜——”

      “行,那你就跟着我吧。”N笑了,忍不住说道,“你这样子真是比以前安静了不少。”

      流言瞪大了眼睛:“嗷啊啊嗯喔呜!唔噜唔噜!哦哦!啊!”

      “……好吧,当我没说。”

【N福/bl】潜伏期-18

      福喵内心os:怎么办怎么办我现在慌得一批啊喵!身份败露了啊!我我我……!

      不知不觉变成人形的福喵坐在床边发愣,直到听见N开门的声音才猛地一惊,刷地从床上跳了起来,直直地撞到了前面的墙上。

      “咚!”

      “嘶……”

      N皱了下眉,走过去敲敲门:“喂,没事吧你?”

      福喵条件反射地缩在墙角,声音颤巍巍地回道:“没……没事……”

       “饭我买好了,就在桌上,饿了出来吃。”

      福喵沉默。

      他实在是心虚的很……

      见福喵迟迟不出来,N又敲门无奈地说:“我累了,要睡一会儿。”

      福喵立马从房间里窜了出来。

      看着福喵在桌子边乖乖坐好,N倚着门框淡淡地说:“你先吃饭,想要解释随时可以。”

      然后N把门一关,睡觉去了。

      福喵风卷残云般吃完了饭,然后坐在那里继续心惊胆战地等待着自己的最终审判。

      整整两个多小时,福喵坐在那儿满脑子的胡思乱想。N开门时就看到他蹲坐在椅子上,一副受惊过度的呆愣相。N本想友好地拍拍他的肩,让他放松一点,结果福喵吓得往上一窜,头都撞到了天花板。

      气氛一时迷之尴尬。

      福喵习惯性地缩成一团等待发落。

       “行了,”N叹口气,“跟我说说你的事吧。”

      漫长的三十分钟后。

      N摸摸口袋,十分地想找根烟抽。

      福喵在一边小心地瞄着他,N转头时又急忙低头瞅脚尖。

      “…………”N张张口没说话,福喵的心吊起来放下又吊起。

      他身边有时的确缺少一个搭档,养一只猫陪在身边感觉也不错,还帮助了这个……Holmes的生活,一举三得,而且这还是在忽略了他私心的情况下。留他在身边,似乎是最佳方案。

      但前提是他能够保证Holmes的安全。

      在人身安全面前,一切都是次要的。

      一直瞄着N脸色的福喵心里暗叫不好,支支吾吾地说:“那什么……我、我还是很能打的,还有!我还可以变回猫啊!没有人会找一只猫的麻烦的啊!所以就……不行吗……”

      “……你就真的这么想留下来?”

      “当然!”福喵激动地直起身子喊了一嗓子,看到N的脸色又慢慢低下了头,“我就——陪着你不行吗……”

      N看着他不说话。

      也许。也许再试一次也好。也许这一次,他能够护他周全,不会像五年前那样。

      也许吧。

      也许他只是……太需要有人陪着他了。

      “你……留下也好。”福喵听到兴奋得就要往N身上扑,N及时抬起胳膊架住了他:“打住!前提是,你必须听我的话。”

      福喵点头:“那个,我有个小小的问题。”

      “什么?”

      “我晚上……睡哪里?”

      “…………”N的眼角狠狠一抽,“沙发!”

      “你好冷漠啊啊啊……”

【N福/bl】潜伏期-17

      N:『在吗?』

      侦探:『在,你昨天找我什么事?我忙没有看见。』

      N:『昨天遇到一件离奇的事,打算和你分享一下。』

      侦探:『哦?发生了什么?』

      N:『我捡到的那只猫昨天又跑出去玩了,直到下午六七点钟才回来。』

      N:『回来之后身体一直摇摇晃晃,脚步发飘,整只猫看起来晕乎乎的。』

      N:『我把它抱起来,从它嘴里闻到一股酒味。估计它是溜到谁家里偷喝的。』

      侦探:『哈哈,看来你捡到的猫不简单啊,都会喝酒了。』

      N:『是的,我也没有想到。』

      N:『为了防止它磕碰到哪里,我就把它拎到沙发上,让它趴在我身边。』

      N:『过了一会,它开始变的不安分起来。它从我手底下挣脱出来,在我胸前趴了一段时间,又爬到我肩上,用爪子不停地拨弄我的头发和耳朵。』

      侦探:『不是吧……』

      N:『怎么了?』

      侦探:『哈哈哈,没什么,这猫还挺好玩的哈哈。』

      N:『然后它就开始舔我的脸。』

      侦探:『呃?』

      N:『它不仅舔我的脸,还舔了我的耳朵和脖子。』

      侦探:『是……是吗?』

      N:『后来我觉得它太粘人了,就捏着后颈把它扔回了沙发上。』

      侦探:『这样啊……那还好。』

      N:『但好戏还在后面。』

      侦探:『嗯?!!!』

      N:『我正在看一个线人给我传来的图片。就是这时候,我感觉哪里不对劲。』

      N:『我扭头一看,一个大男人倒在我身边睡得正香。』

      侦探:『woc!!!!!』

      N:『冷静一点,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也不要说脏话。』

      侦探:『不你其实理解不了……好吧,那,接下来呢?』

      N:『我迅速起身,在确认过这个人喝醉了没有任何威胁后,我打算先把我的猫从他身子底下解救出来,再研究这个醉鬼是怎么潜入到我的房间里的。』

      N:『然后我就发现猫不见了。』

      侦探:『…………』

      N:『我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找了一圈,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侦探:『你的猫被那个男的藏起来了!』

      N:『不是。』

      N:『我决定相信超自然。』

      侦探:『这这这不可能的啦!』

      侦探:『一定是那个男的喝多了走错房间,把醉猫藏了起来,又倒在你沙发上睡着了!』

      N:『走错房间?呵呵,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走错进了我的房间?』

      侦探:『呃……也许他也当过兵……』

      N:『那我只能说这样的人真的不简单。』

      侦探:『总之,你只要把他丢到门外去,再睡一觉,你的猫肯定就自己回来了啊!』

      侦探:『……对了,你怎么处理他的?』

      N:『我?我在他裤袋里发现了一个手机。』

      侦探:『……一般人手机都是带锁屏的,你解开了吗?』

      N:『嗯。』

      侦探:『啥!!!』

      N:『在手机屏幕上,有一个浅浅的H的痕迹。应该是吃过什么后解锁时留下的油渍。』

      侦探:『油……我……fuc……』

      N:『所以我解开了锁屏。』

      N:『然后就看到了和现在这个一模一样的聊天界面。』

      侦探:『……』

      N:『我还特意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N:『就是你手机上那条。』

      侦探:『…………』

      N:『然后我把手机放了回去,把人挪到床上,去睡了一宿的沙发。今早起来打开卧室门,不出意外,看到那只黑猫睡在床上。』

      N:『你看看身底下,应该还有一个人形的凹陷。』

      N:『所以,想好要怎么和我解释了吗?“Holmes”?』


【N福/bl】潜伏期-16

      有时N在忙,福喵也会出去闲逛一小会儿。撩撩N、晒晒太阳、蹭吃蹭喝、心情不爽约个架都是常有的事。

      这天下午福喵吃完鸡肉罐头,舔舔爪子又出去玩了。它先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了一阵,然后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变成人形,和N聊起了天。

      N去忙了,福喵又走街串巷买了点吃的。在一家露天小酒馆里,福喵看见有卖当地的特色自酿果酒。出于好奇,再加上口渴,他就买了一瓶边走边喝。

      但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酒量。

      喝完不久,他就感觉不对,赶紧躲了起来,没多久他就变回了猫。

      福喵郁闷地甩甩头,晕晕乎乎地迈着小碎步跑了回去。

      后来……后来发生了什么它就不记得了。反正它一觉醒来都第二天中午了。发现自己身为猫形躺在床上,它默默地松了口气。

      见N没在,福喵放心地往床上一瘫。发现N昨天给它发了条消息,福喵刚打算回复他,N的新消息就进来了。

      『在吗?』


【N福/bl】潜伏期-15

      啊,算是迟来的背景介绍吧。

————————————————————

      每当N出去做任务的时候,福喵就会变成人形跑出来浪。

      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福喵它没有钱。

      刚开始,尽管变成了人,但作为身份证户口本均无的“黑人”游民,福喵根本无法正常生活。他只能编造身份到某些管辖较松的地区打打临时工勉强度日。

      他发现生活里不能没有手机,于是咬咬牙攒钱买了一个。当然不是多高档的机子,已经有些过时了。他休息时经常会找一些侦探破案的小说看,有时还会下这样的软件。他喜欢这样,不知为何。要是能做一个侦探就好了,既有意思又能赚钱。他想。

      后来……他下载了“流言侦探”。

      在和那个奇怪的“华生”聊过几次后,他突然发现自己获得了,或者说,找回了一样能力。

      他可以变回猫。

      而且就像华生一样,它不必通过手机就可以“凭空聊天”。当然,它在人形时身上的穿戴就像游戏存档一般自动保留着。

      后来它的生活轻松了很多。它大部分时间当一只靠人投喂+自己觅食的流浪猫,偶尔游荡去打工。

      一来二去,它也就习惯了起来。

      但有件事,一直在它心里难以放下。

      它……想去找N。

      在一次确认了N的位置后,它就变回猫屁颠屁颠地跑去求收养了。

      在成为了N的猫后,它的确过的很舒适。但一直靠N养活也让它感觉怪怪的。于是它开始在网上试探性地接一些有报酬的案件。当然,它只提供推理部分的参考,它毕竟不能像真正的福尔摩斯一样亲临现场调查。虽然钱赚的不多,但它的心里还是好受了许多。

      没准以后我就能养的起N了嘿。福喵开心地想。


【N福/bl】潜伏期-14

      “啊,又到除夕了啊……”N在打开手机的时候愣了一下。

      上次除夕他是怎么过的来着?上次……他在国外执行任务,直到初四才发现年已经过去了。

      不过今年不一样了。他低头瞅了一眼窝在自己脚边的猫。任务告一段落,这一次就和它一起,好好地过一个年吧。

      那么……过年是要吃饺子的。

      从小到大都处于独立放养状态的N,在漫长的岁月里还是积累了一定的厨艺值。

      So,就出现了下面这诡异的一幕幕——

      N表情冷峻,神色专注地用力按揉着面团。

      N手起刀落,血肉横飞地剁着肉馅。

      N一脸冷漠,极有耐心地捏出一个个花边……

      被N搁在案子边的福喵憋笑憋得快疯了,只恨不能变成人形开启狗仔拍照模式。

      神TMD居家必备贤夫良父。

      N莫名地看着一边如同癫痫发作的黑猫,想了想后挖了一勺肉馅凑到它嘴边:“吃吗?”

      福喵:“喵——嗷?”

      咦这闻起来还挺香emmmm要不吃一口?

      三分钟后。

      N十分担忧地护住了装肉馅的碗。

      福喵食欲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_=

      福喵羞恼地一扭头,甩甩尾巴跑了。

      N刚有些后悔,想要去把它哄回来,裤兜里的手机就一震。他掏出手机,是那个人发来的消息。

      『新年快乐啊,小绿领~祝你新的一年任务顺利,平平安安,在真的变成老伯伯之前——打一场篮球?』

      N微笑了下。

      『呵呵,新年快乐。前面的祝福我收下了,后面那个,我只能说但愿吧。』

      『切!!!你就不能也给我来点祝福嘛?』

      『……祝你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我没有感受到你丝毫的诚意……』

      『抱歉,我对你的了解不多,要不你告诉我你想要什么祝福,我好发给你?』

      『emmmm好吧。你祝我情场得意吧!』

      『…………』

      『怎么了?』

      『我觉得我不适合送出这样的祝福。』

      『哎呀哎呀没事啦!只要是你发的我就很开心啦!快快快发过来发过来!』

      『……祝你情场得意。』

      『Yeah——我感受到了幸福……』

      『…………』N无语地扯了扯嘴角,『如果没事我要去看猫了。』

      『好的!祝你和你家猫猫在一起幸福生活!』

      『嗯,谢谢。』

      躲在被窝里的福喵幸福地咬住了被角。

      啊啊啊啊啊这恋爱的感觉~

      煮好饺子,N把福喵从被窝里揪了出来,一起坐在桌边。N吃饺子,福喵吃蒸熟的肉馅和鱼肉。

      街上霓虹璀璨,巨大的烟花朵朵盛放。一些年轻人聚在一起,兴奋地吼叫着,吼叫着新年的倒计时。

      “10,9,8,7……”

      N给福喵也夹了一只饺子。

      “6,5,4……”

      N把温过的牛奶倒在小碟里,推到福喵面前。

      “3……”

      N用杯子轻碰小碟。

      “2……”

      N仰头一饮而尽,福喵也舔了几口牛奶。

      “1——”

      N放下杯子,挠挠它的头。

      “——0!!!”

      “新年快乐,Holmes。Happy New Year。”

      “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