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了

朝三暮四不长久
蒸发中

【N福/bl】末日生存

      丧尸。

      汹涌的丧尸。

      汹涌的丧尸狂潮。

      N紧绷着脸,不断向枪里推着子弹。他很可惜,没能带走那挺重机枪。他现在只好拿着一把冲锋枪,边打边退。

      尽管他尽自己所能带走了最多的子弹,可在丧尸大军面前,子弹的消耗速度还是让他心底一凉。

      流言十分钟前和他分开去找食物和弹药了。临走时他冲着N甩了甩腕上的通讯器:“到时联系!”

      N低头瞅了眼通讯器,仍旧没有流言的消息。但屏幕上的绿灯给了他一点安慰。至少流言还是安全的,没有发生变异。

      他退进一条墙上用绿色油彩涂着“K3”的笔直胡同。变异后的丧尸速度减慢,但嗅觉发达。而且有些丧尸仍保留有正常人的智力,常常躲在一旁偷袭。在这种情况下,视野里的盲区应越少越好。

      一大群丧尸追来,N看着它们一窝蜂地挤在胡同口,谁也不让谁,好像装满了一瓶子的蚂蚁,痛苦焦急地攒动着。他扯扯嘴角,从身上解下一串手雷投过去。

      伴随着巨大的响声,丧尸群里被撕出几个圆形的缺口。丧尸少了,拥挤程度减小,几只瘦小的丧尸闪出尸群,还没跑出几步就被N射杀。

      身后传来丧尸的嘶吼,N一惊,猛然回头,几只大型丧尸堵住他的退路。这种丧尸皮糙肉厚,十分抗打,流言曾经开玩笑说它们是标准的厚血BOSS。在迅速做出选择后,N蹲下身,在“K3”下面几块活动的红砖后面摸出一把步枪和一盒子弹。那是流言藏起来的。尽管丧尸不会用枪,但幸存者们经常抢夺彼此的武器弹药。在活着面前,伦理道德连个笑话都算不上。

      N先把东西扔上去,再爬上那道矮墙。他有些庆幸这胡同够长,刚刚那丧尸差一点就抓到了他的靴子。如果不是为了弹药,他一般不会选择这样两头开的胡同,有时候死胡同反而更安全一些,因为丧尸不会爬墙。幸存者们经常拿这个开玩笑,没人理解为什么它们不会爬墙,连叠人山都不会,只知道挤在墙边怒吼。

      他小心翼翼地踩了几步,然后跳到了旁边的房顶上。这下安全多了。他小松了口气,从衣兜里掏出一块压缩饼干放进嘴里,慢慢咀嚼。

      其实幸存者完全可以一直在房顶上相安无事地生活,如果食物也能在房顶上无限供应的话。为了活着,就要进食;为了进食,就要下到地面去寻找有限的食物,就必须和丧尸搏斗、和其他幸存者抢夺。

      ……可那些地面上的食物又是哪里来的呢?为什么经过了变异浩劫后的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变质?

      N的脑海中刚刚模模糊糊地浮现出这个问题,手腕上的通讯器突然一声尖鸣。

      N的心狠狠一跳。

      流言出事了。

      他死死盯住通讯器,上面的绿灯忽闪忽灭,最后在刺耳的嘟嘟声中变成了红色。

      N疲倦地倒在房顶上。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做了,脑中空白一片,身体下意识地紧缩。

      过了很久,N在余光里感受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他把目光聚焦在那个人上面。熟悉的打扮和面容,陌生的步伐举止。他知道是谁了。虽然丧尸不会爬墙,但如果是流言变成的丧尸,做出什么他都不奇怪。

      他用胳膊撑着地面站起来,握枪的手垂下。他看着流言的目光有着难解的意味。

      流言的喉咙里发出含混的吼叫。

      N慢慢后退着,举起了枪,枪口对准了流言的心脏。

      流言仍在吼叫。

      N咬咬牙,转身跳向另一个房顶,接着狂奔,试图把流言甩在身后。对于流言……他还是下不去手。

      跑出几条街的距离,N喘着气迅速扭头瞅向身后——一个黑影袭来,从后面把他结结实实地拥进了怀里。手里的枪被夺下扔掉,N感觉他温热的鼻息喷在自己脖颈左侧,带着致命的痒。

      N试图迅速蹲下摆脱纠缠,却惊异地发现流言的速度比他更快。流言张嘴低声地吼叫着,把牙抵在N的皮肤上。下面就是大动脉了,N想着,放弃了无用的抵抗,闭上眼睛。

      他沉默了很久,疑惑地睁开眼。

      …………什么情况?

      流言用力地咬住他的脖子,在破皮出血前松开,似乎很满意地望着深深的牙印,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抬头看看,又舔了几下,再换个地方接着咬。

      ……丧尸不应该是这样的吧?他是发生了新的突变吗?

      被流言压在地上又舔又咬的N满脸问号地想着。为什么他感觉身上的流言变得好像一只黏人的狗?

      不管怎样,N还是对于目前的画面表示不能接受。他用力从流言放松的束缚中挣脱出来,面带嫌弃地用衣服蹭了蹭湿哒哒的脖子,瞥了眼地面确定没有丧尸威胁后来了个完美着陆。

      从胡同口转进来一只小丧尸。N不知为何从它麻木的脸上看出了惊喜的表情。

      他习惯性地握了下手。

      ……他这才想起来刚才被流言给缴械了。

      看着小丧尸满心欢喜地冲过来,N掏出一个手雷盘算着爆炸半径及逃生概率。

      他再抬起头,那只小丧尸已经变成了一堆碎尸块。流言恼怒的咆哮着,掀开下水道的井盖把它们踢下去。

      N内心复杂地望着他。

      毫无疑问,他显然对自己没有任何敌意,还出手保护了自己。

      跟丧尸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交道,他对于流言这只非主流的丧尸感到无比的茫然。这真的刷新了N对于丧尸的全部认知……不,他现在甚至不清楚能不能把流言称作丧尸。他在流言身上看到更多的是人性。

      流言处理完了那只不长眼的可怜丧尸,把井盖挪回去,厌恶地把沾满丧尸血肉的双手在墙上蹭了几把,又转悠着找来一块还算干净的破布片把身上擦拭干净。

      ……这家伙什么时候洁癖这么严重了?

      擦拭完的流言随手把破布扔到一边,注意到N的目光,犹豫一下又捡回来扔进了垃圾箱。N听到自己笑了一声。

      他走上前去,看着流言摆明了局促不安的样子,想了想试探着问道:“流言?”

      流言“呜——”了一声。

      “你还认得我?”

      “呜——”

      “你想跟着我?”

      “呜——”

      “行,那你就跟着我吧。”N笑了,忍不住说道,“你这样子真是比以前安静了不少。”

      流言瞪大了眼睛:“嗷啊啊嗯喔呜!唔噜唔噜!哦哦!啊!”

      “……好吧,当我没说。”

评论(1)

热度(6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